新聞動(dòng)態(tài)

最新公告 商標要聞

相關(guān)推薦

土地征收期間懷孕,胎兒能不能獲得補償?

隨著(zhù)土地征收安置補償政策對被征收人權益保護的不斷完善,尚未出生的胎兒究竟能不能獲得征收安置補償,值得我們去關(guān)注。本文從相關(guān)法律、案例以及觀(guān)點(diǎn)等方面梳理相關(guān)知識點(diǎn),供讀者參閱。

裁判規則

1.在征收集體土地時(shí),應充分考慮胎兒的特殊情況,把胎兒列為安置對象進(jìn)行補償——李明軒、楊馨貽、唐祥涵、劉妍熙訴三亞市人民政府征收安置補償案【案例要旨】對胎兒權益的保護,在集體土地征收過(guò)程中應當得到落實(shí)和貫徹。由于我國實(shí)行的是家庭聯(lián)產(chǎn)承包責任制,依據《農村土地承包法》的立法宗旨和精神及有關(guān)政策規定,土地是村民的基本生活資料和生活保障,按戶(hù)口屬地原則,村民應享有戶(hù)口所在村的土地承包權和土地補償分配權,作為其基本生活資料和生活保障。土地補償費是對農村集體土地所有權喪失的補償,具有對集體經(jīng)濟組織成員的基本生活提供保障的功能。土地補償費分配權是基于集體經(jīng)濟組織成員的身份而產(chǎn)生。在征收集體土地時(shí),應把胎兒列為安置對象進(jìn)行補償。尤其是對集體經(jīng)濟組織全部集體土地予以征收的,進(jìn)行安置補助時(shí)必須保障被征地農民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、長(cháng)遠生計有保障,并且要充分考慮胎兒的特殊情況,給予特別保障。審理法院:最高人民法院 案號:(2018)最高法行申7016、7017、 7019、7021號 來(lái)源:中國裁判文書(shū)網(wǎng)  發(fā)布日期2019-03-04
2.在征收工作進(jìn)行時(shí)已經(jīng)在孕的胎兒,征收部門(mén)應對其進(jìn)行補償安置——張某2、張某1訴長(cháng)沙市人民政府不履行協(xié)調法定職責案【案例要旨】在征收工作進(jìn)行時(shí)已經(jīng)在孕的胎兒,根據法律規定,涉及遺產(chǎn)繼承、接受贈與等胎兒利益保護的,胎兒視為具有民事權利能力,征收部門(mén)應對其進(jìn)行補償安置。審理法院: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案號:(2019)湘行終1024號來(lái)源:中國裁判文書(shū)網(wǎng)  發(fā)布日期2019-12-26
3.土地征收部門(mén)在實(shí)施征收過(guò)程中應為安置對象尚未出生的胎兒適當考慮或留存一些征收權益——劉森林、張娟娟訴長(cháng)沙縣人民政府、長(cháng)沙縣黃花鎮人民政府行政允諾案【案例要旨】征地安置對象為被征地的農村集體經(jīng)濟組織成員?!吧形闯錾奶骸币婪ú粚儆凇氨仨毎仓玫膶ο蟆?。但是,如果土地征收部門(mén)從人性關(guān)懷的角度,在實(shí)施征收過(guò)程中為安置對象尚未出生的胎兒適當考慮或留存一些征收權益,也不違反法律的禁止性規定,應予支持。審理法院: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案號:(2015)湘高法行終字第70號來(lái)源:中國裁判文書(shū)網(wǎng)  發(fā)布日期2015-06-23

裁判規則

1.胎兒利益的保護范圍本條將胎兒利益保護的范圍規定為“涉及遺產(chǎn)繼承、接受贈與等胎兒利益保護的”。在這些情形下,胎兒視為具有民事權利能力。此處的“遺產(chǎn)繼承”不僅包括法定繼承,也包括遺囑繼承、遺贈。胎兒是法定繼承人的,按照法定繼承取得相應的遺產(chǎn)份額;有遺囑的,胎兒按照遺囑繼承取得遺囑確定的份額。胎兒不是法定繼承人的,被繼承人也可以立遺囑將個(gè)人財產(chǎn)贈給胎兒,將來(lái)按遺贈辦理,胎兒取得遺產(chǎn)繼承權?!敖邮苜浥c”指贈與人可以將財產(chǎn)贈與胎兒,胎兒此時(shí)視為具有民事權利能力,享有接受贈與的權利。除了遺產(chǎn)繼承和接受贈與,實(shí)踐中還有其他涉及胎兒利益保護的情況,因此本條用了一個(gè)“等”字,沒(méi)有限定在繼承范圍以?xún)?,原則上也包括侵權等其他需要保護胎兒利益的情形。(注:上文中本條指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》第十六條)(摘自石宏主編:《<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>釋解與適用·總則編》,人民法院出版社2020年8月出版,第34頁(yè)。)
2.胎兒動(dòng)拆遷補償利益的認定隨著(zhù)經(jīng)濟的迅猛發(fā)展以及城市結構的不斷變化,因拆遷而引起的糾紛在我國逐年呈現上漲的趨勢。然而,因各地拆遷政策存在差異,法律難以明確規定動(dòng)拆遷中的胎兒權益問(wèn)題。筆者認為,民事活動(dòng)中應當遵循當事人意思自治原則,拆遷人和被拆遷人就胎兒補償份額達成一致,在不違反法律的禁止性規定之下,該意思自治合法有效。綜上,動(dòng)拆遷補償利益是事關(guān)被拆遷人生存權的重要保障,動(dòng)拆遷協(xié)議約定胎兒享有拆遷補償利益的,拆遷補償利益與《民法總則》第十六條中規定的繼承與贈與具有同質(zhì)性,胎兒的部分民事權利不應當僅局限于繼承和贈與領(lǐng)域,而是應該在有利于胎兒權利保護的基礎上適當擴大其外延。(注:上文《民法總則》第十六條已修改為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》第十六條)(摘自黃祥青主編:《2019年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案例精選》,人民法院出版2020年5月出版,第168頁(yè)。)

法律依據

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》第十六條【胎兒利益的特殊保護】涉及遺產(chǎn)繼承、接受贈與等胎兒利益保護的,胎兒視為具有民事權利能力。但是,胎兒娩出時(shí)為死體的,其民事權利能力自始不存在。
第一千一百五十五條【胎兒預留份】遺產(chǎn)分割時(shí),應當保留胎兒的繼承份額。胎兒娩出時(shí)是死體的,保留的份額按照法定繼承辦理。